张近东父子遭全世界讨债

投资家网获知,近日苏宁国际首席总裁、国米现任主席张康阳香港输了官司。这就意味着,张近东、张康阳父子以及他们掌控的苏宁集团,已深陷一场蔓延到全球的讨债涡旋。

一个讨债人,忽然变为躲债人,电视连续剧也许都不想那么演,可这居然是赤裸裸的实际。

在商业界知名度空前的张近东、张康阳父子,运势正发生360°拐弯。自打2021年苏宁易购爆雷至今,张近东父子与“苏宁易购系”就进行一轮“惨忍小故事”,欠了一债。

近日,香港高等法院公布一起涉及到苏宁集团的国际融资案子。香港高等法院裁定张康阳输了官司,规定后面一种做为贷款担保人,向一家国外银团还款一笔2.55亿美金(约17亿元人民币)的借款。

裁决书表明,上诉人为建设银行(亚洲地区),其意味着一个由好几家海外金融企业所组成的银团。依据贷款协议,建设银行(亚洲地区)2020年向一家名叫Great Matrix的公司提供了1.65亿美金借款,与此同时认缴该公司8500万美金单据、贷款利息7%,总计2.55亿美金。

Great Matrix实则张康阳操纵的一家注册离岸公司。做为张近东独生子,张康阳长期组织“苏宁易购系”的国外买卖,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一大身份是,西班牙足球队国米现任主席。

最开始,张康阳从建设银行(亚洲地区)搞出来的借款主要用在苏宁集团连锁便利店业务流程苏宁小店上,苏宁易购公示曾表明,2019年苏宁易购将苏宁小店65%股份,拆分脱离给Great Matrix 和Great Momentum两家企业。在其中,Great Matrix注资2.475亿美金,认缴55%股份。

那时,建设银行(亚洲地区)该笔借款由苏宁集团贷款担保,张近东父子乃是本人贷款担保人。没爆雷以前,张近东在商业界挺有江湖地位,曾一度击败过国美黄光裕与京东刘强东。

这种大佬怎么会毁约失信者?但是本应在2021年9月10日到期的借款,因苏宁易购爆雷一拖再拖,“外国朋友”总算坐不住了,构成银团,以建设银行(亚洲地区)为进行机构在香港高等法院向张康阳提起诉讼,要其还款2.55亿美金借款。

张康阳以涉案人员文档含仿冒成份借口申请办理闲置聆讯,他就认为此案适合在中国大陆解决。

张康阳辩驳称“自己出任Great Matrix执行董事和持仓是苏宁集团高管确定和安排的事项,只是在Great Matrix事宜上,依照苏宁集团高管或相关部门的标示做事。”

即使如此,香港高等法院仍裁定张康阳输了官司。但是,“外国朋友”要想讨要2.55亿美金借款并不容易。由于,张康阳本人户下立即持有的价值资产十分稀缺。有分析指出,国米曾决定将张康阳做为俱乐部队现任主席的薪资降为零,暗喻张康阳以各种手段“躲避还钱”。

也许针对眼下的张近东、张康阳而言,“颜面”好像没有那么重要了。相比来源于海外的2.5亿美金负债,“苏宁易购系”在国外债务缠身,集团旗下体奥动力、苏宁置业、苏宁易购,麻烦缠身。

体奥动力,一直被称作“苏宁易购系”的一大支线任务业务流程。由张康阳亲身股票操盘。在他的带领下,体奥动力主要涉及两大板块:一是,PPTV;二是,足球队。

当初为获得西甲联赛2015年-2020本赛季赛季著作权、英超联赛2019-2022本赛季独家版权、德甲联赛2018-2023本赛季独家版权,张康阳甘愿耗资2.5亿欧元、50亿人民币、2.5亿美金。

2015年,张康阳看中江苏国信舜天足球队,立即拿出5.23亿人民币;他喜欢国米,就花20亿人民币赶赴西班牙买下来70%股份,几年下来为国米最少烧毁了约50亿。

但在“苏宁易购系”陷入负债涡旋后,一切不断投入的砸钱买卖都变成了重担。在今年的1月,美国法院认为,体奥动力不断托欠英超版权花费,需向英超联赛同盟付款2.13亿美金。在今年的5月,张康阳久违了在微博发音庆贺国米进球,立刻遭受前江苏省苏宁俱乐部玩家团体讨工钱。

苏宁置业在今年的将面临约83亿元的信托融资期满和19亿人民币私募债回售。除此之外,天眼查表明,苏宁易购在太原市、宿迁市、福州市、廊坊市、南京市、青岛市、淮安市、无锡市等地的子公司陆续列入异常名录。

爆雷行为主体苏宁易购也是惨目忍睹。截止到2021年末,其逾期未金融企业利息,开启交叉违约,累计应还191.05亿人民币;涉及到经销商等上中下游企业的应付款项,总计逾期未还328.93亿人民币。

事实上,这与他的“执着”相关。当初,励志青年张近东大学毕业后做了5年行政文员,因空闲时间帮大哥装空调,迷上中央空调,于是在南京市创立苏宁易购其前身国美电器。

2004年,苏宁易购在深交所中小板发售,利用互联网顺风车,一路狂奔,张近东知名度与京东刘强东并列,电子商务“二东”犹然在耳,新闻媒体陆续提问,是张近东牛,或是京东刘强东强大?

近几年,苏宁易购重大事件中,令人更为印象深刻的应属,回收奄奄一息、债务缠身的家乐福超市(我国),连马云都不敢碰的案子,就这样被张近东拿下。

家乐福超市(我国)被苏宁易购接手,曾一度造成轩然,各界游戏玩家都是在积极主动合理布局网上、新零售,苏宁易购却冬寒抱冰,玩命攻击线下推广。在张近东来看,网上是机遇,都是风险性。

除此之外,苏宁易购自称为网上勤奋很多年,却一直苦无成就。有关资料显示,早就在多年前,B2C销售市场的大部分生日蛋糕却被阿里、京东商城刮分,苏宁易购手上仅有可怜的5.5%市场占有率。

换句话说,苏宁易购一直以来,表层是一家“网上 线下推广”的平台,具体主阵地从来都没离开过线下推广,竞争对手对比京东商城,可张近东盯住的是传统家用电器卖场,甚至商场。

张近东不符合,他喊出来“2019年,15000家门店”的口号,想通过差异化营销,还击网上。

但是,在电商持续冲击性传统零售的大环境下,不管不顾发展趋势依然坚持使力线下的苏宁易购,战略上发生“畸型”。张近东显而易见固执过了头,构思早已被束缚在拿地、扩大、拿地、扩大上。

例如2019年,他从老李手上收购了37家万达广场店面,这无形之中增大了苏宁易购的资金链负担,同行业揣摩多元化经营时,张近东执着于疯狂购物,喊着新零售幌子,干着传统式线下推广业务流程。

这一份过了头的执着,让他一步步走到如今局势,“苏宁易购系”的多元业务流程成了连坏负债,张近东想四处借款补窟窿,却越补越大,使他和儿子深陷深深地负债涡旋。